仿佛感受到这些中华民族优秀儿女同鬼子浴血拼

作者: 佚名 分类: 财富 发布时间: 2018-12-14 21:32

看完八路军举办的战利品展览后,国民党军某部官兵愤言不能积极抗战,并登台说:“我们的部队到哪里去了,为什么只有八路军有战利品展览?要质问我们的长官。”

我爷爷辈的老人里,有不少是打过鬼子的老兵。作为凭借“小米加步枪”终于打赢了仗的人,他们常常跟我念叨鬼子装备的精良。这是老兵的思维。政治家关心大事,老兵更在意细节。尽管他们以窳劣的装备战胜不可一世的日寇,但是也常常就事论事地羡慕鬼子的“家伙什儿”,比如“三八大盖儿”“小钢炮”“王八盒子”等等。在那个年代,他们对这些东西可真是爱不释手。

陈赓、许世友将军等,都曾把缴获的日本军刀收藏起来作纪念,后来许多都交给了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。聂荣臻元帅曾缴获一本侵华日军军官的相册,漆布封面上印着钢盔和稿纸组成的图案,寓意打了胜仗用稿纸写捷报。但没想到,此物却成了聂司令员的战利品,他将此物收藏了将近50年。而从朱德、左权等在抗战时期留下的照片中,可以看出他们很多人都穿过缴获的日军黄呢子大衣

回顾抗战历史,重新翻看这些透着硝烟味的老照片,仿佛看到了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、新四军等抗日武装前赴后继的身影,仿佛感受到这些中华民族优秀儿女同鬼子浴血拼杀的场景与精神,仿佛目睹了胜利的豪情与喜悦。

抗战时期的国民党高官们在跟美国军人接触时,惊讶地发现这些美国人大多都有一个共同爱好,就是热衷于搜集战利品,凡是从日本人身上得来的东西,哪怕是一个水壶、一顶军帽,他们都非常喜欢,常常拿香烟、糖果或其他日用品向前线的国民党军官兵交换。

时任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总司令的宋希濂曾有一段记载,日机在远征军的阵地误投了4个降落伞,“在我司令部的二十几个美国人高兴坏了,他们没有要别的,就把4个降落伞全要去了,每个人分一块保存着。我曾问过这些美国人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些东西,他们都异口同声地说:

国民党高官感到新鲜:美国军人怎么这么喜爱战利品?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倒是十分理解。因为八路军和新四军对缴获鬼子的战利品同样有种特殊的感情。不同的是,在八路军与新四军战士的眼里,多缴获鬼子一杆枪,就意味着多打死了一个鬼子,并且在下一次的战斗中,还可能因为多了一杆枪能再多打死几个鬼子。仗打完了,仔细搜缴鬼子的武器装备,这被八路军与新四军当成最要紧的事儿。

我曾向1942年参军的老八路杨水保特别求证一个问题:八路军跟“武士道”熏陶出来的鬼子打,是弱在战斗精神上,还是武器装备上?老人不容置疑地回答:“鬼子不怕死,我们更不怕死,就是装备不行。”

杨水保当时在129师385旅769团当侦察兵,他说自己参军两年时还连支枪都没有,平时就是两颗手榴弹用绳子拴着,执行便衣侦察任务时则掖在衣服下面。所以,枪响以后八路军战士就渴望尽快冲到敌人跟前去,因为拿着枪的战士也不过20多发子弹,只有靠近了用手榴弹来弥补远距离火力的不足。当时,只有手榴弹可以靠自己土法制造,打仗的时候还专门有人提着装满手榴弹的篮子跟在战士身后输送。这还是八路军的主力部队,至于民兵、游击队的装备,那就更差了。

平型关一仗,让八路军威名远扬。老百姓开始传说:“八路军真能打啊!看看那一大堆缴获的战利品。”那时候,“国军”的许多官兵虽然号称作战英勇,但还没有打过什么让国人解气的仗,更别说这种结结实实的歼灭战了。不少“国军”的杂牌部队听说日军来了更是望风而逃,甚至连日军穿什么衣服、用什么武器都只是道听途说。在山西战场上,八路军几次胜仗下来,阎锡山的兵看到八路军战士身上的黄呢子大衣和手里的“三八大盖儿”都羡慕不已。

仗打到这种地步,就八路军和新四军的战士们而言,根本没有什么怕不怕和敢不敢打鬼子的想法,战士们整天琢磨的就是怎么才能打上一仗,怎么才能从鬼子那里缴支枪,给自己也换上杆“三八大盖儿”神气神气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